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政策法规 » 行业 » 商业批发和零售 » 商业 » 正文

两张“负面清单”一个“鼓励目录”扩大开放再推新措施

发布时间: 2019-07-01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解放日报  

“负面清单”部分新开放措施

■推进服务业扩大对外开放

交通运输领域,取消国内船舶代理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

基础设施领域,取消50万人口以上城市燃气、热力管网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

文化领域,取消电影院、演出经纪机构须由中方控股的限制

增值电信领域,取消国内多方通信、存储转发、呼叫中心3项业务对外资的限制

■放宽农业、采矿业、制造业准入

农业领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资野生动植物资源开发的规定

采矿业领域,取消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限于合资、合作的限制,取消禁止外商投资钼、锡、锑、萤石勘查开采的规定

制造业领域,取消禁止外商投资宣纸、墨锭生产的规定

“鼓励目录”主要增改的内容

■鼓励外资参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

在电子信息产业,新增5G核心元组件、集成电路用刻蚀机、芯片封装设备、云计算设备等条目

在装备制造业,新增或修改工业机器人、新能源汽车、智能汽车关键零部件等条目

在现代医药产业,新增细胞治疗药物关键原材料、大规模细胞培养产品等条目

在新材料产业,新增或修改航空航天新材料、单晶硅、大硅片等条目

■鼓励外资投向生产性服务业

在商务服务领域,新增或修改工程咨询、会计、税务、检验检测认证服务等条目

在商贸流通领域,新增或修改冷链物流、电子商务、铁路专用线等条目

在技术服务领域,新增人工智能、清洁生产、碳捕集、循环经济等条目

综合新华社6月30日电 国家发展改革委、商务部30日发布《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(负面清单)(2019年版)》《自由贸易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(负面清单)(2019年版)》和《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(2019年版)》。记者30日就这两个清单、一个目录的相关热点问题采访了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。

这位负责人表示,本次修订在交通运输、增值电信、基础设施、文化等服务业领域,以及制造业、采矿业、农业领域均推出了新的开放措施,在更多领域允许外资控股或独资经营。按照构建统一开放、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要求,随着各项监管制度不断完善,凡是可以实现内外资统一有效监管的领域,取消单独针对外资的准入限制,各类市场主体平等竞争。

这位负责人表示,在修订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中,继续发挥自贸区开放“试验田”作用。2018年版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试点的演出经纪机构、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等开放措施今年推向全国。在全国开放措施的基础上,2019年版自贸试验区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取消了水产品捕捞、出版物印刷等领域对外资的限制,继续进行扩大开放先行先试。

这位负责人指出,时隔一年再次修订外资准入负面清单,充分展示我国坚定不移扩大对外开放的决心。今年3月出台的外商投资法明确规定,国家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。将改革成果总结上升为法律,为实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及相关制度提供了基本法律遵循。国家发改委将会同商务部等部门以及各地方,认真做好新的负面清单落实工作。对于新开放措施涉及法规、文件调整的,推动按程序抓紧修订或废止,提高政策一致性。今年年底前,将全面取消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的限制。

对于制定《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(2019年版)》,这位负责人说,2019年版鼓励目录是新时期我国外商投资促进工作的重要依据。两个子目录包括:一是全国鼓励外商投资产业目录,适用于全国,是外商投资产业促进政策。二是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,主要适用于中西部地区、东北地区,是外商投资区域促进政策。原《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》鼓励类、《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》配套的鼓励类政策,继续适用2019年版鼓励目录。